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> 关于我们 > 员工风采 > 员工生活
 
八十岁的老父亲在南京迷路
发布日期:2013-12-04浏览次数:作者:王直群来源: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字号:[ ]

  因本人平时工作较忙,早就筹划今年去国外旅游一趟,最终确定与老婆、老父三人同去韩国,并事前办好了签证等手续。
  这可是我首次跨出国门,心中充满了向往,平时忙于工作等,像个蜗牛一样转个不停,特别是每年的一月至五月,天天加班,每天需干平时二、三天的活。心想,这次韩国之行好好让自己的心情放松放松,也让老父亲“过把瘾”。
  8月22日,老父亲吃好午饭后,我二弟将他送到老家开往南京的长途班车上,请驾驶员师傅对他多关照,且与师傅交换了手机号码。之后,二弟将该班车号牌及驾驶员手机号码用短信发给我。
  那天下午,我抓紧时间将工作上的事处理好,与同事工作作了对接后准备去中央门长途汽车站接老父亲。
  突然,二弟打来电话,“老爷子找不到了!”他说。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慢慢讲!”我说。
  “驾驶员请该班车上所有的人下车在天长釜山服务区到处找他,都没找到!”
  这可怎么办?老爷子现在你到底在哪!!我一时真不知如何是好!今年刚过八十的老爷子你有可能在哪……
  当时,我也在提醒自己,定要冷静处理这“突发事情”,且身边的手机和包一定要保管好。
  首先,我打电话给南京110,向接电话的人讲述了相关情况,对方的回答是“最好向事发地的110报告相关情况,这里现只能给你暂作登记处理。”
  我随即拨打了天长110,对方的回答是“最好向事发地的值班民警报告相关情况”,同时,还告诉我釜山服务区值班民警的联系电话。
  我与釜山服务区值班民警取得了联系,向他讲述了相关情况,请他帮助找一找。
  过了一段时间,二弟打来电话,他说:“现了解到的最新信息是,老爷子在釜山服务区上了赣榆至南京班车,之后,该车驾驶员让他在‘新集’出口后的宁六公路旁的‘金盛装饰城’附近下车”。
  我拨通了老家开往南京班车的驾驶员手机,请他能在“金盛装饰城”附近找找我老爷子。
  他说:“我们班车在那里走了二次,都未找到!”
  我再拨南京110,向对方讲述了最新信息。对方的回答是“你保持开机状态,值班民警将与你联系!”
  过了一会儿,六合民警打来电话,我向对方说明了相关情况,对方回答是“那地方属于大厂区民警管辖,你需向他们报告相关情况。”还告诉我他们的联系电话。
  我随即拨通了大厂区值班民警电话,对方回答是“那地方属于两区边缘地带,最好请六合区民警协助查找!”
  “请你们帮帮忙,共同帮忙找找我的老父亲!”我说。
  ……
  我的iphone手机由于不断地拨打和接听电话,其温度已超过了我的体温。
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豆大的雨滴好似重锤猛击在我的心上……我一片茫然……
  我乘车到中央门,到班车上取下老爷子的行李,之后,冒雨在路边未能等到出租车,也只能乘公交车了。
  坐在56路公交车上,我想,今晚,我必须找一部车到老爷子原下车地方去找他,千万不能在家里等消息,否则,我心不安。
  我终于冒着雨把他的行李送到了家。我像个“落汤鸡”,狼狈不堪。
  我索然无味地吃了几口老婆做的饭菜,朋友的车已到小区门口。我到冰箱取了花生露、小吃和香烟等放在包内,便上了车。
  为筹备南京青奥会,宁六公路上正在施工轻轨项目,整个路段就是个露天施工场。
  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宁六公路上,我刚吃的饭菜在胃“打滚”,不知翻转了多少次,从不晕车的我,真想吐……
  已有五、六个小时,没有老爷子的最新下落。我打电话给女儿,要她向南京电视台咨询播放“寻人启示”的相关事宜。
  我与大厂区值班的二位民警在“金盛装饰城”周围方圆三、五公里开车或步行找老父亲,我喊着“老爸”、“老爸”……但始终未有回音……
  因十二年前我装修房子老爷子来南京住过一、二个月,我与值班的民警分析,他现在去南京城里的可能性很大。
  晚上十点多,我打电话给妻子,要她乘出租车到中央门周围去找找老爷子。
  ……
  老爷子你到底在哪?!明天韩国之旅能否成行……
 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,“找到老爷子啦!”妻子说。
  “他现在人在哪里?”
  “在锁金村派出所。”
  “你把该派出所的电话号码告诉我……”
  我立即拨通了该电话。
  “你是锁金村派出所吗?请问是否有位老人迷路后,现在你们那儿?”
  “是!”
  “若方便,请你请他接个电话!”
  “儿子!我现在这边,你快来接我!”老爸说道。听到他的声音,我的心好似落了地,如释重负。
  老爸的听力不好,但我还是对他说“你在那等一会儿,我马上就到!”
  此时,已是深夜近二十三点。我朋友的车飞速向锁金村派出所方向驶去……
  我轻叩锁金村派出所值班室的门,看到老爸坐在条椅上,心中有种难以说出的喜悦。
  “请抽支烟!”我对老民警说。
  值班的老民警指着我老爸对他写的正楷字,一一向我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  老爸从未上过正式的学校,仅是当年在上海读过工人夜校,学了点汉字。没想到,放在我面前纸上的字写得那么认真!
  老爸将我名字中间的“直”写成“则”,将我老婆的“成(姓)”写成了“陈”。之后,将我女儿的姓名写给这位老民警,他通过南京市的户籍信息联网查询平台,查到我女儿的户籍卡,该户籍卡有我女儿的手机号码……
  “我衷心地感谢您!请问这里有留言簿吗?”
  “不用谢!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这儿没有留言簿!”
  ……
  我紧紧拉着老爸的手走出锁金村派出所,坐上车,急忙拿出包内的花生露,拉开易拉罐,和小吃一起给他。
  “这个饮料真好喝!”老爸说道。
  “你饿啦!你从“金盛装饰城”附近下车后,怎么到锁金村派出所这里?”我接着问道。
  “在那儿下车后,我又乘车到中央门,到中央门后,我去找值班民警,他不肯帮助我。”他说。
  “那后来你咋办?”我问。
  “外面下着大雨……我问一位三轮车夫,到金信花园多少钱?那人要40元,可我身边仅带了20元左右。我问路人,到金信花园怎么去?有人不知道,有人听不懂我说的话,有一人说乘59路,上车乘了一段路程,我感到又不对,就下车了……”
  “……经过那么长时间折腾后,已到晚上十点多钟,我想,应尽快想办法找到你,否则,真把你们急坏啦!今天晚上我住哪?吃什么?……过了一会儿,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警车,我急忙到这辆车前。”
  “警察,请你帮个忙!我今天准备到我儿子家,现在我迷路了!”
  “到我们派出所去,把主要情况说一说。”一位老民警说道。
  ……
  过了约半个小时,车就到了我家小区。老爸和我吃好晚饭,之后,将老爸洗好澡,安顿睡觉已是深夜近二十四点。
  次日凌晨二点多,才将老爸带来的二只鸡宰好放入冰箱。
  第二天早晨,我坐在去上海吴淞口COSTA豪华游轮码头的大巴上,真是感慨万千,梦寐以求的韩国愉快之行从此开始……

 

 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
江苏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版权所有
苏ICP备05049136号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